校情总揽
校情简介
现任领导
校园风光
快捷导航
数字图书
校内机构
学术期刊
党校邮箱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关注 >> 正文
红旗文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历史意义与时代价值
时间:2018/3/23

 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发生剧烈变动,大国之间综合实力此消彼长,中国日益靠近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与世界的命运前所未有地紧密联系在一起。面对世界百年不遇的大变局,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中国向何处去、社会主义向何处去、人类社会向何处去成为时代关切的重大课题。党的十九大深刻回答了四个“何处去”的重大时代命题,不仅为党和国家的发展标新了历史方位、擘画了发展蓝图,也为社会主义和人类社会的发展指引了前进方向、描绘了美好愿景,昭示着中国共产党、中华民族、世界社会主义和现代国际秩序的发展迎来新时代。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发展迎来“凤凰浴火获重生”的新时代

 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党的发展状况直接决定了党领导人民进行政党治理、国家治理和全球治理的水平。过去一个时期,党内出现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管党治党宽松软等问题,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严重侵蚀了党的群众根基。能否及时有效解决这些问题,能否把党重新治理好,关系人心向背,关系党和国家的生死存亡。中国共产党只有刀刃向内、自我革命,才能凝魂聚气、固本强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出发,立下“打铁必须自身硬”的铮铮誓言,实施全面从严治党的重大战略。全面从严治党以作风建设破题,以重拳反腐破局,以党内监督作为重要抓手,以建章立制进行固本培元,经过五年的努力,全面从严治党成效显著,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党内政治生活气象更新,党内政治生态明显好转”,“党在革命性锻造中更加坚强,焕发出新的强大生机活力”。实践证明,全面从严治党是全党经受的一次烈火般的洗礼,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刻,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中国共产党历经“革命性锻造”之后,迎来了“凤凰浴火获重生”的新时代。

 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中国共产党仍然面临“四大考验”和“四种风险”,因而“必须毫不动摇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毫不动摇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党的十九大在总结过去管党治党经验的基础上制定了更加完善的党建体系,这为新时代深入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提供了立体“坐标系”和精准“定位仪”,开启了“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的新征程。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迎来“长风破浪会有时”的新时代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在党的领导下,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与此同时,中国发展到中等收入阶段后面临着“中等收入陷阱”等重大考验。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十二五”规划胜利完成,“十三五”规划顺利实施。如今,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历史性成就和变革,人民获得感、幸福感明显增强。特别是在高精尖领域,中国桥、中国路、中国车、中国港、中国网等一个个世纪工程渐次完成,天宫、蛟龙、天眼、悟空、墨子、大飞机等一批批重大成果相继问世,标志着中华民族不仅在诸多领域赶上了时代脚步,而且通过一系列创新引领了世界潮流。五年后的今天,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华民族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真正迎来了“长风破浪会有时”的新时代。

 越接近目标,越要砥砺前行。党的十九大围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制定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行动纲领。到2020年,中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奠定基石。到2035年,中国将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努力建设科技强国、质量强国、航天强国、网络强国、交通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成为全球创新的领导者。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将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成为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领先的国家,真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党的领导下,中国正在推进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大步迈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征程。
       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世界社会主义发展迎来“风景这边独好”的新时代

 世界社会主义从诞生到现在已经有500多年,在这500多年中,世界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从理论到现实、从一国实践到多国发展、从一种模式到多种模式,几多辉煌,几多曲折。特别是苏东剧变,让世界社会主义事业跌入低谷。冷战刚刚结束,西方舆论就急不可耐地抛出“历史终结论”的论调,唱衰社会主义。在西方媒体的鼓吹下,“社会主义失败论”“历史终结论”“中国崩溃论”甚嚣尘上。社会主义何去何从,成为冷战后人们关心的重大问题。

 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的严峻形势下,中国共产党在世界上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既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也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形成道路、理论体系、制度、文化“四位一体”,开辟了科学社会主义发展的新境界,使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与以往相比,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呈现新的趋势:“中国之治”与“西方之乱”形成鲜明对比,社会主义赢得了比资本主义更广泛的制度优势;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中心发生转移,中国成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中流砥柱和引领旗帜;两大社会制度的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预示着世界社会主义的振兴迎来光明前景。今天,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在中国蓬勃发展,一些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纷纷向中国来取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令世界瞩目,世界社会主义发展迎来“柳暗花明又一春”和“风景这边独好”的新时代。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长河来看,社会主义存在的历史还很短,建设社会主义可资借鉴的实践经验极其有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后,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攸关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未来。党的十九大提出的“8个明确”和“14个坚持”,构成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科学体系,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思想理论指南和行动纲领。以党的十九大为起点,中国与世界的互动将呈现崭新气象,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道路、中国模式、中国经验、中国方案将在国际舞台上展现更大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为其他国家探索自身发展道路提供重要借鉴,不断开辟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新境界。

  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人类社会和现代国际秩序发展迎来“听唱新翻杨柳枝”的新时代

 在过去几百年,国际秩序都是由西方国家主导,都是通过战争方式重建,战后秩序体现了他们的价值观,世界上的事多是他们说了算。但是,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国际力量对比发生革命性变化,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强势崛起,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势力衰减,现代国际秩序演变迎来百年不遇的历史转折点。同时,也面临着两大考验:一是“修昔底德陷阱”,中国崛起之后,中美之间是否必有一战;二是“金德尔伯格陷阱”,美国一旦减少或不再供给国际公共品,世界是否陷入极易诱发战争的贸易战和货币战。鉴于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优先”原则的肆意发挥,欧洲反全球化浪潮的一再出现,以及“中国威胁论”的老调重弹,两大陷阱或许不是危言耸听,需要高度警惕防范。国际秩序能否朝着和平与发展的方向演进,关系21世纪人类社会的命运和未来。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继承和弘扬联合国宪章精神,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方案,建构了一个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全球与区域政策协调和深化合作机制,为国际社会提供大量补充性或替代性国际公共品,为全球化注入新的动力。尤其“一带一路”倡议,是沟通中国梦与世界梦的桥梁纽带,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实践,不仅开启了人类合作共赢的新时代,而且引领了经济全球化的正确方向。在广大新兴国家共同努力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倡议等中国主张写入了联合国决议,联合国造福全球功能得到增强。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引用的名句,“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如今,国际秩序正从西方主导向东西均衡转变,从战争驱动向和平发展转变,从利益分配不均向互利共赢转变,现代国际秩序发展迎来“听唱新翻杨柳枝”的新时代。

 现代国际秩序发展出现有利契机,同时仍面临许多风险。旧秩序不会一朝瓦解,新秩序不会一夕重建,新旧秩序过渡期间,存在局部失序的危险。党的十九大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共产党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党,中国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党的十九大对中国外交战略进行顶层设计,制定了体现人类共同价值的全球化方案:奋斗目标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发展蓝图是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价值追求是践行义利兼顾、义利均衡的正确义利观;基本途径是引领全球治理体制改革,促使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朝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系统工程是全面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通过互利合作造福世界各国。中国提出的全球化方案,为世界指明了破解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的方向和路径,必将为全人类的和平与发展事业作出更大贡献。

 “世界好,中国才能好;中国好,世界才更好。”随着中国与世界关系的更加紧密,中国越来越有机会、有能力、有意愿为中国和世界同步发展作出新贡献,而党的十九大在中国共产党发展史上、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和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举旗定向意义亦将更加凸显。(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中国共产党党员标准的历史演变及经验研究”[17CDJ003]的阶段性成果,中共天津市委党校、行政学院讲师,天津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孙明增)